眠渔

雾 其一

杰克坐在铺着红绸子的椅子上,目视面前灰暗的墙体,以及镜子中身后桌子的摆设——那几碟不知多久前就在那里的似乎是面包的东西。
他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扶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他对自己来到庄园前的记忆有些模糊,也有可能是在庄园中呆的太久逐渐淡忘了。
他似乎是来自一个叫做伦敦的地方,那里常年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浓雾。至于他为什么叫杰克,已无从得知,只是执念告诉他如此。
哼了两句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懂的小曲,杰克的身形逐渐从椅子上淡化,只有不时响起的敲击声提醒着到访者他并非一人。
“布——谷——”老式落地钟中布谷鸟的叫声使得杰克清醒了些许。
又有到访者了。他在心中盘算着,将椅子拖到帷幕之后。在帷幕后,他开始依靠镜子观察起了这次的到访者们。
这个握着手电筒的可疑男人是“慈善家”,老朋友了;这个翻看地图的男人是个律师啊,至于为何律师会手持地图,杰克耸了耸肩,大概是时代不同,律师的行头也不同吧。还有……
面具下的双瞳骤然聚焦,工具箱!是园丁这个令人烦躁的破坏狂,还是两个。
叹了一口气,做好了准备,他站起身,在帷幕后独舞起来。
伴随着一阵令人不适的旋转感,他出现在了几面断壁残垣前。
军工厂。
面具下传出一阵沙哑的笑声。捋了捋左手上的利爪,杰克走向了他记忆中小屋的方位。
……
伴随着熟悉的惨叫,杰克收起左手。
这群人是第一次来庄园吧。失望的将律师拴上气球,他如是想,下次这种没有挑战的事还是交给厂长和裘克吧。”
无声的目送律师离去,杰克摇了摇头,真是无趣,又要回庄园里坐着了。
似乎忘了删除他的记忆……想到这里,杰克自嘲的笑了笑,反正他还会回来的。
下次再删也不迟。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