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渔

摸鱼使我快乐

琐记

(一)拾遗者
随师傅踱步在荒凉大地上,已是第三日了。
师傅不时低下身子在地上拾取着那些有着油脂和琉璃光泽交并的碎片。
那是【世界碎片】。是世界损耗、消亡的残留物。
师傅捧起一片赤血色的碎片,仔细端详着。
“法利叶罗位面毁灭的残留物……”师傅伸出一只蛛足敲打了几下,点了点头,“品质尚可。”他将之放入背囊,保存了起来。
我们是拾遗者。
拾遗者是一个颇为独特的种族。我们诞生于时间与空间的角落,那片遍布黑白碎屑的【碎隙原】,以其中碎屑为食,以此成长。随着成长,我们的体型亦逐渐庞大。待到一定体型时,我们便要担负起责任。
拾遗者的责任,便是拾起碎落的世界的碎片,去缝补自己的世界的伤口。以此,世界的寿命便得以延长,而我们便尽到了责任。
“该走了。那边有‘风暴’的预兆。”用蛛足敲了敲地面,师傅看向北方的原野,双目微眯。
“风暴”是一个俗名,一个代称,其本质是世界崩塌时产生的虚空震慑,若波纹一般。自理论上而言,其是会抹杀波及范围内的活物的。纵使我们拾遗者构造特殊,也不免会受到不小伤害。
揽了揽头发,我跟在师傅身后,沿着来时所留的痕迹向碎隙原的方向走去。
师傅的发色很漂亮,是翡翠色与粉紫糅合在一起的颜色。我们的头发是由世界碎屑与碎隙原中的黑白碎屑聚成的,色泽、光泽、长度与年龄有关。随着年龄的增长,头发色泽会愈发丰富、光泽愈发明显,而长度也会逐渐增长。师傅的头发已经到肋骨一线了,到达腰线时则意味着衰老,据死亡不远。
在我们居住的碎隙原的一侧,便是我们的世界——欧楠度。这是一个还处于其青年的时段的世界,故目前需要修补的部分尚不算多,以致不少碎片现在被保存在碎隙原中。
师父走到辖区,郑重的将那片碎片对到缺口上,从蛛腹吐出蛛丝,仔细、小心翼翼将之黏在缺口上。片刻之后,蛛丝逐渐淡去,那碎片便留在其上,无一异样,仿佛之一直都在那里一般。唯一的一丝不同便是那个区域偶尔会有若星辰与夜空的的黑白微光闪烁,为之笼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师傅的体型又小了一点。蛛丝的使用,意味着拾遗者生命的消耗,但是我们却不得不如此。蛛丝由碎屑凝聚,铭刻了时间与空间,长期留在体内,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
再度看了修补过的地方,师傅朝我挥了挥手,示意我同他一并返回碎隙原。

评论